江門“放學别走”阿卡貝拉演唱團:
在僑鄉大地演繹純人聲魅力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19-09-19 06:59   

“放學别走”是江門本土第一支無伴奏演唱團。

“放學别走”是江門本土第一支無伴奏演唱團。

掃一掃,看阿卡貝拉《龍的傳人》MV

掃一掃,看阿卡貝拉《龍的傳人》MV

掃一掃,本報記者帶你走近阿卡貝拉演唱團

掃一掃,本報記者帶你走近阿卡貝拉演唱團

    “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江門“放學别走”阿卡貝拉(即“無伴奏合唱”)演唱團的成員們,近日拍攝了他們的第一首MV作品《龍的傳人》。畫面中,他們或身穿黑色中山服,或身穿豔紅的旗袍,站立在僑鄉大地上,眼神堅毅,以無伴奏的藝術形式來感染受衆。

    青蔥翠綠的綠樹、呈弧形的古灰色城牆、朝向大海的黑色炮台……MV中融入江門元素,演繹純人聲魅力。作為江門本土第一支無伴奏演唱團,該團隊2017年在市文化館組織下成立,是市文化館下屬群衆文化藝術團之一。兩年來,他們走遍了江門五邑大地為大衆送去歡樂。

    人聲也能“1+1>2”

    雄厚磅礴的低音、铿锵有力的高音、現代化元素B-box,陽剛的男聲搭配上柔美的女聲,所有的聲部合在一起之後“恰到好處且和諧”、“生動且清新”、“風雅且迷人……記者眼前的“放學别走”阿卡貝拉演唱團讓人感覺人聲也能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

    “放學别走”阿卡貝拉演唱團2017年在市文化館組織下成立,是市文化館下屬群衆文化藝術團之一。專業的聲樂老師、年輕喜愛新奇事物的大學生、曾經參加過歌唱比賽的“外行”……團隊共有11人,來自不同的行業,雖然不全是音樂專業出身,但對于音樂都有共同的熱愛和追求。

    “阿卡貝拉更多側重于聲音的包容與人聲的‘碰撞’,歌唱語氣感的整合。”“放學别走”團隊團長楊勇說。在擔任合唱指揮期間,他對和聲音樂有了更加濃厚的興趣,于是開始組建自己的阿卡貝拉樂團。

    “之前沒接觸過,覺得全是人聲應該會很奇怪,但是當所有聲部合在一塊的時候,那種震撼讓我對阿卡貝拉産生了濃厚的興趣。”團員杜樂遙和黃嘉怡都是在讀大學生,接觸過阿卡貝拉之後,人聲“1+1>2”的震撼令她們最終選擇嘗試這類酷酷的音樂。

    平時團隊也會跟進市文化館的一些活動,進行一些演出。如今江門正在大力整合“四館”改造,近日市文化館新館正式開館,也讓他們對未來充滿了期待。“我們計劃搬到新館以後做一場專場演出,通過音樂的形式吸引更多大衆了解阿卡貝拉,也希望能有更多的興趣愛好者能夠加入大家庭中,感受音樂的美、人聲的美。”楊勇表示,團隊将在未來推出更多的作品。

    通過音樂把遊子和鄉愁“引回來”

    平靜的河水猶如一塊碧玉,甯靜的河水泛着綠瑩瑩的波光,岸邊的樹和草又給江水抹上了一層綠色,他們身着中山服和旗袍,背靠古灰色城牆,透過黑色炮台的與城牆的間隙,對面是一望無際的汪洋。才望崖門古炮台,又轉現代五邑華僑廣場,換上現代西裝禮服,拉回如今快速騰飛的今日僑鄉壯景,不變的是那令人陶醉的和聲,悠揚蕩漾在這座充滿魅力的城市。

    近日,“放學别走”用阿卡貝拉這樣的形式,以一首《龍的傳人》,再次喚醒人們心中“龍的記憶”。

    “選材《龍的傳人》也是想用純人聲這樣的形式,重現經典,同時也喚起中華兒女的記憶,增強我們的民族自豪感。”“放學别走”元老成員之一的男高音田雨青表示,希望這樣具有中國代表性的經典音樂作品在阿卡貝拉的表現下能夠演繹出更多内涵,不僅僅是作品本身,也包含對國家民族的熱愛。

    “我們選題《龍的傳人》也是想給祖國母親獻禮,定位中國元素。”擔任隊内女高音的梁沛偲一路随着團隊走來,表示不僅在團隊中收獲了友誼,同時也學習到了很多。

    “放學别走”團隊用音樂的魅力、人聲的魅力傳遞着祖國的魅力、“中國第一僑鄉”江門的魅力。“我們也是想通過MV,讓在外拼搏生活的遊子看到家鄉的繁榮變化,讓他們能夠在外面也能向旁人自豪地介紹如今快速發展的家鄉。”田葉青作為一名專業的音樂老師,希望通過音樂的力量,把變化和繁榮“傳出去”,把遊子和鄉愁“引回來”。

    (文/圖 見習記者/皇智堯 通訊員/黃曉芳)

    專訪“放學别走”團長楊勇:

    音樂路上沒有盡頭 未來希望有無限可能

    記者用“放學别走”作為團隊的名字是有什麼特别的含義嗎?

    楊勇:這個名字是我想的,因為畢業之後,我們都會發現,其實最讓人懷念的時光就是上學的時候,所以即使是畢業多年了,我還是夢想自己有一天還可以回到校園,所以我起了“放學别走”這個名字。而且這個名字還有另外一層的含義,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學校的音樂老師,這個名字就是提醒和鼓勵自己,即使放學下班了,也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在專業學習這條道路上是沒有盡頭的。

    記者當初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演唱形式?

    楊勇:阿卡貝拉是一種新奇的音樂形式。很多人第一次聽到阿卡貝拉,第一感覺就是:“人聲還可以這麼玩?”對,阿卡貝拉更多的側重于聲音的包容與人聲的“碰撞”,歌唱語氣感的整合。選擇這種形式是因為我本身是一個合唱指揮,從進入大學開始,我就開始參加合唱團的訓練,後來畢業後,我又參加了江門市文化館李飛馳老師組織的江門市合唱團,在團裡面擔任鋼琴伴奏,然後再逐步擔任合唱指揮工作。多年的合唱學習,讓我對和聲音樂有了濃厚的興趣,而且我對各種形式的音樂都有興趣,包括古典、流行、爵士等等,阿卡貝拉相對于傳統的合唱音樂,和聲與節奏都更加豐富,綜合以上種種原因,最後選擇了阿卡貝拉的演唱形式。

    記者團隊平時如何安排訓練的,訓練的形式是怎樣的?

    楊勇:首先是确定我們排練的時間和進度,因為我們的成員都是來自不同行業、不同年齡,所以都是安排大家都有空的時間。一般練習的内容包括音準、節奏以及合音訓練等等,其中“聆聽”本身便是一門藝術,節奏是音樂的靈魂,音準是聲樂教學中永恒的主題,必須需要通過長期的努力訓練,提高樂團整體的視唱練耳水平和綜合音樂修養。

    記者團隊平時是如何運營的?現在有什麼發展中的困難和阻礙?

    楊勇:平時大家也會跟文化館的一些活動,進行一些演出之類的。因為我們都來自各行各業,所以不是每天都會聚在一起,一般時間都在周末,大家會進行排練,然後去參加一些演出,現在文化館的蔡朝陽館長也是非常支持我們這個樂團,也會認真傾聽我們的訴求。當時我們拍攝《龍的傳人》,拍下來花費是非常大的,所以弄整個的MV下來都是大家合力的支持才能出成品,包括平時我們排練也特别需要一些專業的硬件設備,目前這些也是很欠缺的,但我相信這樣的藝術團在未來能夠有無限的可能。

(責任編輯:吳惠英 )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