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孟靜的變臉與開屏

來源:港嘢茶餐廳  發表時間:2019-09-18 20:51   

時令已過白露,港嘢茶餐廳也迎來第十六回,從《“拆家”黎智英》到《鄭松泰的十級夢和一嘴毛》,也印證了清代文學評論家王永彬在《圍爐夜話》中的醒世名言: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終為禍。每一名亂港禍港分子也都為名利所累。上一章中的主角鄭松泰不僅愛犬,沉迷于聲色犬馬的生活,他還開辟另類亂港禍港的“犬儒政治”。今天要講的毛孟靜,她是多名港獨分子的“辯護師”“保護傘”,曾力挺鄭松泰保住議員席位;她還被諷為“香港病人”,患有“狂躁病”“貪财病”“特權病”和“文化過敏症”等多種病症。

毛孟靜巧舌如簧,是街頭暴徒們的“辯護師”

 

“貓婆”哭耗子,難掩“縱暴”真面孔

62歲的毛孟靜橫跨香港兩代人的記憶。多數中年人會清晰記得,她在香港無線電視(TVB)播報新聞的腔調。如今,年輕的街頭暴徒則稱她為“毛姨姨”。

“與暴徒無異!”2019年7月16日,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點名批評毛孟靜等立法會議員,不惜“縱暴”以撈取政治利益。

這幾年,毛孟靜瘦削的身影,時常穿梭在香港街頭與立法會之間。她巧舌如簧,是街頭暴徒們的“辯護師”。2019年7月7日,香港反對派組織所謂“九龍區大遊行”。遊行随即演變成騷亂,香港警方被迫執行清場行動。毛孟靜反誣“警方行動不專業”“濫用武力”。

香港街頭的騷亂,大緻以每隔7天的周期升溫,這固然離不開黎智英、李柱銘等“叛國禍港四人幫”推波助瀾,也與毛孟靜之流的保護傘不無相關。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騷亂中,多名警察遭到暴徒的襲擊。而毛孟靜颠倒黑白,為暴徒開脫,形容襲警為“困獸鬥”,是“絕境中掙紮抵抗”。 

當暴行再無可遮掩之時,毛孟靜會打出情感牌。2019年8月13日,大量示威者沖擊香港國際機場,交通癱瘓,多名旅客、記者和警察遭到暴徒襲擊。

“年輕人已知道做錯,并第一時間道歉,不會再發生同類事件。”毛孟靜公然為暴徒說情、為暴行洗地,她幾度聲淚俱下。

香港媒體質疑,毛孟靜的眼淚是“貓哭耗子假慈悲”。一名為“Bobo Kong”的網民也在社交媒體上跟帖,“貓(毛)婆次次都扮喊必唔出眼淚?啦!”

毛孟靜擅長上蹿下跳。上一章《鄭松泰的十級夢和一嘴毛》中,港嘢君講過鄭松泰蓄意倒插國旗和區旗的醜事,他因此差點被立法會褫奪議席。危急時刻,正是毛孟靜左勾右連才保住鄭松泰的議員席位。

多年來,毛孟靜一直是亂港分子的“庇護師”“保護傘”。她曾極力庇護被判監禁的梁天琦,并力勸梁天琦潛逃美國。

2016年10月的“宣誓風波”中,梁頌恒、遊蕙祯在議員宣誓就任過程中醜态百出,二人先是展示“香港不屬于中國”(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标語,又在英文宣誓中故意把China讀為“支那”,還故意把Republic(共和國)讀成Re-fucking。

這種公開宣揚港獨、侮辱國家和民族的行為已觸犯衆怒,連反對派議員都唯恐避之不及,隻有毛孟靜等人選擇力挺。最終,二人喪失議員資格,梁頌恒重返街頭做暴徒,遊蕙祯則不搞政治“轉賣肉”,一度被曝穿着三點式泳衣做“網紅”,為護眼霜、抗衰老精華等産品代言。

 毛孟靜的力挺于事無補,她也是典型的兩面人。2019年8月3日的旺角騷亂中,毛孟靜公然鼓動香港民衆支持暴徒,“我們要實實在在多謝戴頭盔、戴口罩的年輕人”“一定一定不能(與年輕人)割席”。

 作為民主派議會召集人,毛孟靜一直反對《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俗稱“反修例”。她在立法會上多次鼓吹,“一國兩制”已壽終正寝。她還操起英文在社交媒體上鼓動暴亂,“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攬炒”之心昭然若揭,“縱暴”面孔暴露無遺。這時,毛孟靜又收起兇悍的真面孔。

 

所謂“反修例”騷亂中,她曾對一名黑衣蒙面暴徒大打親情牌,試圖阻止這名暴徒沖進立法會。不料,這名暴徒并不搭理她,還嘲諷道“你的隊友出賣我們”。

毛孟靜的“兩面人”舉動,也沒有得到反對派的認可。這段視頻被一家電視台記者全程拍攝,并傳播到facebook等社交媒體上,毛孟靜又被譏諷為“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演技太差”。

踩着高跷過馬路,頻顯演技善“變臉”

立法會成為反對派的演藝場。2017年秋天,立法會讨論修訂議事規則,眼看着講理講法難以奏效,毛孟靜等幾名反對派議員“各顯演技”:有人故意發言時不時停頓以激怒持不同政見的議員,有人則慢條斯理拖延時間。

毛孟靜入戲最深,她突然提出身體不适,捂着肚子卻故作暈倒,導緻會議被迫停歇。詭計得逞之後,她的身體也迅速“恢複”健康,并鎮靜地回到立法會席位上。

毛孟靜被曝議政關鍵時刻就暈倒

 

當天,一名立法會物業女工還看見,毛孟靜暈倒前還特意走進洗手間補妝。

演技太差又時常“穿幫”,但毛孟靜依舊酷愛政治表演。2018年9月,首屆“國際國會女議員大會”在愛爾蘭都柏林舉行,毛孟靜與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佩帆受邀參會。

其間,讓葛佩帆大感意外的是,毛孟靜居然沒有坐在中國座位區域,而是徑直走到“無國籍人士”區域。

會議發言中,毛孟靜更是一反國際主流意見,聲言香港立法會黨派分歧極大,導緻難以組成女議員代表團。返港後,葛佩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斥毛孟靜,“反中淩駕一切。”

1957年1月,毛孟靜生于香港,籍貫浙江甯波,卻極端仇視中國、歧視内地人。1997年回歸前後,為博得政治利益,毛孟靜一度假裝支持“一國兩制”。2012年9月當選立法會議員後,毛孟靜突然“變臉”,暴露出反華本性。

毛孟靜時常“踩着高跷過馬路”,她高調亮相,卻有半截不是人。2013年,毛孟靜等成立港獨組織“香港本土”,公然叫嚣“香港優先”“光複香港”“時代革命”的政治口号,拒絕唱國歌、使用中文。

一次立法會辯論上,民建聯議員譚耀宗提及“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一詞。聽罷,懂得四門語言的毛孟靜勃然大怒,她當場大聲斥責“威斯敏斯特”是大陸譯法,還呼籲不要把立法會的語言“大陸化”。

文化過敏症,一直是港獨勢力揮之不去的痼疾。在《香港城邦論》中,有港獨“國師”之稱的陳雲根一度為“弗吉尼亞”和“維珍尼亞”兩種翻譯結果而痛苦不堪。

因國家民族認同造成的挫敗感,促使毛孟靜之流産生攻擊欲望。她一度發起簽名運動,要求港府限制“自由行”、取消“一簽多行”,甚至鼓動暴徒襲擊内地遊客;她還聯合台獨勢力,發起所謂“反自由行、反中國化、反赤化”運動,公然排斥大陸同胞。

毛孟靜被逐出議事廳

 

毛孟靜還竭力反對香港與内地各項經濟文化和情感往來。2013年4月,四川雅安發生7級地震,香港愛國民衆緊急籌集兩億港元善款,香港特區政府也向立法會申請一億港元的緊急撥款。

 對于血濃于水的同胞之情、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愛國之情,毛孟靜不僅視而不見還極力阻撓。當立法會緊急審議時,她狡猾地設置障礙,相繼提出“捐款前先改變監管機制”“更換接受捐款的處理機構”等。

“不希望香港政府慷香港人納稅的錢之慨。”最終,在毛孟靜等反對派議員的阻撓之下,整個救災行動被迫擱淺。

孔雀開屏自露醜,提攜後生反遭嗆

身體裡流淌着中國人的血,毛孟靜卻多次聲言自己不是中國人。早年,毛孟靜一度擁有英國護照,直至2008年首次參選立法會議員時放棄。

不過,她在卸任立法會議員後,仍可以重新申請取得英國護照,她的丈夫菲利普·寶甯(Philip Bowring)是地地道道的英國人。

毛孟靜一家四口

 

毛孟靜多次自曝甜蜜時光,1980年10月,她初做記者到遮打道壽德隆采訪時與丈夫相識,并在兩年後成婚。

當時,菲利普·寶甯是英文時政雜志《遠東經濟評論》的副總編輯。有道是“妻以夫榮”,英國丈夫為毛孟靜帶來豐厚的政治資源。

公開資料顯示,菲利普·寶甯來自第四任港英總督約翰·寶甯(John Bowring)家族,後者不僅是政治經濟學家,還是英國國會議員,并擔任英國駐廣州公使、商務總監。1854年4月,約翰·寶甯升任港督,其間極力鼓動第二次鴉片戰争,成功割占九龍半島。

滄桑百年過後,毛孟靜與英國丈夫菲利普·寶甯仍能借助家族蔭蔽,在香港呼風喚雨,菲利普·寶甯還兩度出任“香港外國記者會”(FCC)主席。從該組織會議紀要來看,菲利普·寶甯至今仍時常與會并高談闊論。

毛孟靜則充分利用丈夫的政治資源,成為英國和寶甯家族在香港的利益代表。毛孟靜在一篇訪談中自曝,菲利普·寶甯1991年就開始鼓勵毛孟靜從政。2012年立法會選舉前夕,他還促使“香港外國記者會”向毛孟靜提供政治捐款,一筆款項為50萬港币。

 “毛姨姨”時常利用“香港外國記者會”,為年輕的港獨分子登台獻藝而搭橋牽線和提攜。

港嘢君在《色鬼陳浩天的一足三船》一章講過,2018年8月14日,陳浩天受邀參加“香港外國記者會”的午餐會時,遭到香港媒體記者質問花天酒地的“錢從何來”。陳浩天隻好敷衍說,“民族黨”是自己籌錢,例如賣T恤。

陳浩天,這名街頭運動起家的浪蕩子,何以能夠進入高大上的“香港外國記者會”?中間全靠毛孟靜的引薦和提攜。不過,她邀請陳浩天發表演講,原本是為了抗議香港保安局依照《社團條例》取締陳浩天的“民族黨”。

然而,秃尾孔雀開屏卻暴露了自己的醜處。陳浩天喊冤叫屈不成,反而被新聞媒體追問揮霍政治獻金的醜聞。

擅長提攜港獨後生的“毛姨姨”也沒能撈到好處,一些年輕的亂港分子也開始鄙視她,疏遠她。

這包括“忘恩負義”的鄭松泰。港嘢君在《鄭松泰的十級夢和一嘴毛》講過,他因戲弄國旗區旗而險被立法會褫奪議員席位,卻得到毛孟靜的力挺。

“誰也不能‘摔辘’!”毛孟靜跳出來呼籲26名反對派議員共同挺鄭。但當平安落地後,鄭松泰卻拒絕加入毛孟靜的“香港本土議會陣線”。

不過,愛好政治表演的毛孟靜已習慣了“食檸檬”被嗆聲。

躺在棺材想金條,日薄西山仍不休

2019年8月,“反修例”運動風起雲湧之際,毛孟靜、羅冠聰、郭榮铿、楊嶽橋等一幹亂港頭目卻紛紛離港避禍。當月15日夜,毛孟靜通過社交媒體宣布離港10天“娶新抱”。

毛孟靜與英國人寶甯育有二子,他們均在海外讀書和工作。毛孟靜愛子如命,她曾公開炫耀當年為了照顧四歲的幼子,一度放棄法新社3500元的月薪。那一年是1979年。毛孟靜還補充說,“同年《明報》請人,月薪隻有600至800元,所以我覺得自己好威,準備放棄寫中文了。”

如今,她的兒子澳洲娶妻,卻鼓動别人的兒子街頭流血流汗?毛孟靜一時成為衆矢之的,卻又有“豬隊友”出來為她解圍,公開宣稱毛孟靜的兒子亦參與沖擊立法會。

身為立法會議員的毛孟靜,卻鼓動兒子沖擊立法會?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就是前車之鑒。港嘢君在上一章《鄭松泰的十級夢和一嘴毛》中講過,鄭松泰像“導盲犬”一樣為暴徒沖擊立法會帶路,因此而被香港警方拘捕。

政壇老手毛孟靜可沒鄭松泰那麼稀松,她深知兩害相權取其輕。所以,她甯可被香港民衆罵“兩張皮”,也要站出來辟謠。她站出來澄清說,她的兩個兒子都在國外生活,“小兒子更是受良好教育的科學家,前途光明”。

 一些香港民衆恍然大悟。原來,擅長美化暴力、慫恿暴行的毛孟靜也笃信:不參與街頭騷亂,才能“前途光明”。

毛孟靜為财賣命,她也是受“黑金政治”操控的工具。2014年7月,“叛國亂港四人幫”之首的黎智英的黑金醜聞曝光,他被披露曾向三名泛民主派政治人物秘密輸送500萬港元,毛孟靜位列其中。

根據曝光的資料顯示,2012年4月,毛孟靜收受了黎智英50萬港元的不明資金。黑金醜聞曝光後,毛孟靜一時手足無措、三改其口。

她先是矢口否認,又改稱是從丈夫手中收取50萬港元捐款,再後又表示接受的是香港公民黨50餘萬元捐款,隻不過沒有按照法律規定如實申報而已。

僥幸的是,毛孟靜收受上述捐贈時,她并未當選立法會議員。法不溯及既往,故議監會無權調查。不過,最近的“反修例”暴亂期間,毛孟靜收了多少錢,恐怕隻有她自己最清楚。

 “毛婆”貪财慕勢,人盡皆知。眼看着政治生命日薄西山,她越發變本加厲的斂财,香港媒體形容說“躺在棺材裡想金條”。八年前,毛孟靜的政治誠信就已開始透支。

2011年3月,香港政壇人士多宗“僭建”事件被曝光,包括多名泛民陣營大佬,他們在天台加建檐篷、鐵皮屋、圍封開放式露台、加裝招牌及燈箱。 

最為離譜者當屬公民黨大佬毛孟靜,她位于淺水灣道寓所的停車庫被發現“僭建”,不僅加建有圍牆、大門和窗戶,還變成一間獨立可住人的屋宇。

毛孟靜于淺水灣道的住所涉嫌違反土地用途,車房僭建變住宅,連日來遭市民鬧爆,但毛孟靜一直死口不認

接到舉報後,香港特區政府屋宇署調查确認毛家車庫“用途不符合标準”。但是,毛孟靜則辯稱她的丈夫買入該處房産時,車庫已被改建。

八年過後,“車房住宅”依舊。她依仗着立法會議員的特殊身份,絲毫不理會屋宇署下達的清拆令。

毛孟靜又得了特權病。立法會和新聞媒體上,她動辄将“民主”“自由”“法治”挂在嘴邊,她聲言反對特權卻沉迷于特權之中。

(責任編輯:鐘建基 )
分享到: 0